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新聞詳情
 
當前位置
文章正文
高血壓流行病學研究現狀及預防策略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6-05-23 16:57:03    文字:【】【】【
摘要:高血壓是以血壓升高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綜合征,它是多種心、腦血管疾病的重要病因和危險因素,常影響重要臟器例如心、腦、腎的結構與功能,最終導致這些器官的功能衰竭。相關研究表明,在國外高血壓是導致死亡率第1位危險因素,疾病負擔的第3位因素,在我國,高血壓則已成為主要死因的第1位。所以,提高人民群眾對高血壓知識的認識水平,加強高血壓的預防力度,有效減少高血壓及其并發癥的發生,這對于個人乃至整個社會都有著積極地意義。因此現對高血壓流行現狀及預防策略進行綜述。

高血壓是以血壓升高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綜合征,它是多種心、腦血管疾病的重要病因和危險因素,常影響重要臟器例如心、腦、腎的結構與功能,最終導致這些器官的功能衰竭。相關研究表明,在國外高血壓是導致死亡率第1位危險因素,疾病負擔的第3位因素,在我國,高血壓則已成為主要死因的第1位。所以,提高人民群眾對高血壓知識的認識水平,加強高血壓的預防力度,有效減少高血壓及其并發癥的發生,這對于個人乃至整個社會都有著積極地意義。因此現對高血壓流行現狀及預防策略進行綜述。
高血壓流行現狀
1.1  高血壓患病率
   
無論在發達國家還是在發展中國家,高血壓都很普遍。高血壓是一種多因素作用的疾病,主要包括遺傳和環境作用。 目前全世界成年人中有高血壓患者9.72億,到2075年將達到15.6億,也就是說成年人中約有2535%的人是高血壓患者,而年齡大于70歲人群中則上升到6070%。歐美等發達國家的成人高血壓患病率約為1020%。1992年加拿大國家MONICA課題資料顯示,198819909個人群,年齡18歲~7426293人的橫斷面調查結果,按DBP≥90mmHg,男性患病率為16%,女性為13%。若按舊的高血壓診斷標準血壓≥160/90mmHg,荷蘭19871991年對36273人進行高血壓患病率調查,男女患病率均為8%;亞洲國家高血壓患病率大體相近,約在10%~15%之間,如日本10%,新加坡14.1%;非洲國家的患病率差異較大,東非國家偏低,西南非國家偏高,患病率在3%~30%不等,如塞內加爾15歲以上人口城市和農村患病率分別為7%和5.5%,南非城市和農村分別為30%和19%。我國曾進行了三次全國15歲及以上人群高血壓患病情況抽樣調查,結果表明高血壓患病率呈現快速上升趨勢,臨界和確診高血壓患病率(年齡標化患病率)1959年為5.11%;19791980年為7.70%(7.52%);1991年為13.58%(11.26%)。前21年間(19591980年)實際患病率增加51.27%,后11年間(19801991年)實際患病率增加47.99(年齡標化患病率增加25.13),其上升勢頭極為迅猛。2002年發布的國人營養與健康狀況調查資料顯示,我國18歲以上居民高血壓患病率為18.8%,據此估計全國有高血壓患者達1.6億多。我國高血壓患病情況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也在發生著一些變化,1991年調查結果顯示城市高血壓患病率為16.3%,農村為11.1%,城市高于農村,但到2002年調查則顯示城市與農村之間的差距明顯減?。?/span>19.3%、18.6%),而且都呈上升趨勢。而且我國高血壓也呈現明顯的地區差異性,規律是北高南低,且呈現自北向南逐漸遞減的趨勢。
 1.2 
高血壓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
   
高血壓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是高血壓流行病學和防治研究的重要參數。1999 2000 年美國的高血壓知曉率為68.9 ,治療率58.4 ,控制率為31%,英國健康調查1998年高血壓知曉率、治療率、控制率分別為52.2%、38%、10.7%。加拿大1986~1990年資料顯示高血壓知曉率、治療率、控制率分別為74%、42%、42%。在韓國則分別為22%、16%、5%。非洲為24%、12%和3%。在我國,1991年的結果顯示,全國高血壓患者知曉率為26.3%,治療率為12.1%,控制率為2.8%,其中城市的高血壓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分別為35.6%、17.1%和4.1%,農村地區的三率為13.96%、5.4%和1.2%,農村地區明顯低于城市。到2002年全國抽樣調查的高血壓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分別為30.2%、24.7%和6.1%,其中知曉率、治療率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控制率卻變化不大。在我國各省市也均開展了高血壓的流行病學調查。2002年廣東省的調查結果顯示,患病率、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分別為11.7%、30.3%、24.8%和6.9%。2005年浙江省高血壓調查結果顯示,患病率為33.4%(標化患病率為18.7%),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則分別為56.6%、44.9%和9.3%??傊?,我國高血壓三高(患病率高、致殘率高、死亡率高)、三低(知曉率低、治療率低、控制率低)的特點仍然存在,這就要求我們更加關注高血壓。
高血壓危險因素
2.1 年齡  
   
年齡是高血壓的一個不可控因素,無論男女,收縮壓隨著年齡增長的趨勢貫穿人的一生。而舒張壓的年齡增長趨勢約止于5560歲左右。對兒童血壓的流行病學調查表明,兒童血壓的演變也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升高,且發現年幼時血壓偏高者其血壓隨年齡增長趨勢更明顯,此現象稱為血壓的軌跡現象。
2.2 
遺傳因素  
   
遺傳因素是高血壓的一個重要的影響因素。崔國靜對鹽城市613歲兒童調查研究顯示,1級親屬高血壓遺傳度為70.18%,2級親屬高血壓遺傳度為55.21%,印證了遺傳因素在居民高血壓發生中的作用和影響。
2.3 
高鹽飲食  
   
人體攝入的鈉約四分之三來自飲食,相關流行病學研究顯示鈉攝入和血壓水平有顯著相關。INTERSALT研究肯定了鹽攝入與血壓的正相關。薈萃分析顯示長期高鹽飲食可使SBP增高5.58mmHg,DBP增高3.5mmHg 。DASHDietary Approaches To Stop Hypertension)研究表明無論是DASH膳食還是普通膳食,減低鹽的攝入均可降低血壓。而且Grauda NA[20]等的減鹽實驗亦顯示,在高血壓患者中,每日尿鈉的排除減少7075mmol,SBP降低4.9mmHg,DBP降低2.6mmHgP0.001);在血壓正常者中,SBP降低1.7mmHgP0.001),DBP降低1.0mmHgP0.001)。因此,世界衛生組織和許多國家已將限制食鹽攝入量(6g/天以下,包括膳食中各種食物所含的鈉折合成食鹽)作為高血壓一級預防措施之一。 
2.4 
超重和肥胖  
   
肥胖是高血壓的重要危險因素之一,大量研究證明肥胖人群中高血壓的發病率高于正常體重人群。經多因素分析發現,體重每增加10Kg,收縮壓升高23mmHg,舒張壓升高13mmHg。
2.5 
過量飲酒  
    1991
年全國高血壓抽查表明:飲酒與高血壓患病率呈劑量反應關系。不飲酒組臨界以上高血壓患病率為12.87%,輕度飲酒組(501500g 白酒量/月)13.7%,中度飲酒組(15003000g/月)17.83%,重度飲酒組(3000g/月)25.98%。德陽市居民高血壓危險因素分析發現[22]飲酒與高血壓關系密切,且與飲酒的頻率和酒精含量有關,酒精的升壓效應是可逆的,戒酒后血壓可下降。
2.6 
社會心理因素  
   
社會心理因素包括社會結構、經濟條件、職業分工和各種社會生活事件等。心理因素和個人的性格特征也有關。有研究表明:抑郁或焦慮狀態,在520年后,發展為高血壓是普通人群的1.593.24倍。 
2.7 
體力活動與運動   
   
一些研究表明對于原發性高血壓患者,有規律的健身鍛煉能夠降低血壓,特別是對一些早中期高血壓患者。原芳的研究顯示:輕度高血壓患者采用中低強度運動療法(如散步、打太極拳、慢跑、騎自行車、跳慢節奏交誼舞等)可降低血壓,同時提供心率變異指標,改善自主神經功能。
2.8 
其他因素  
   
多數調查發現高血壓患病率隨著文化程度升高而下降。張嵐[28]的研究顯示,睡眠時間不足是高血壓患病的危險因子。也有研究認為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OSAS)是高血壓的獨立危險因素。
3  
高血壓的防治策略
   
對于高血壓的防治, 6070年代側重于對重點人群進行藥物或非藥物、單因素或多因素的干預試驗,如高血壓檢出和隨訪計劃(HDFP)、多危險因素干預試驗(MRFIT)、Johnshopkins病人高血壓教育研究、美國退伍軍人輕型高血壓藥物治療試驗等,這些研究結果都表明,通過對高血壓重點人群的篩檢、登記和一定的藥物治療,心血管病死亡率和平均血壓水平均出現明顯的下降。如高血壓檢出和隨訪計劃經過五年的干預,顯示干預組超過2/3的參與者繼續接受藥物治療,50%多的人血壓水平在正常血壓范圍,舒張壓達到或低于HDFP的目標;五年全死因死亡率干預組與對照組相比下降了17%,腦卒中發病率下降了34%,腦血管病死亡率下降了44.5%,舒張壓在90104mmHg的亞人群中下降了32%。多危險因素干預試驗中,與對照組相比,干預組的收縮壓和舒張壓分別下降5.3mmHg3.1mmHg。這些都毫無疑問的證明了抗高血壓藥物治療的作用。但是綜合分析相關資料得出在大量高血壓患者中只有一小部分得到了適當的抗高血壓治療并安全地降低了血壓,而大部分高血壓患者不知道他們有高血壓。因此,在社區水平高血壓的檢出和正確治療作為心血管病預防的主要挑戰出現了。1972年,WHO高血壓社區控制協作研究在世界不同地區的6個國家(古巴、芬蘭、法國、意大利、蒙古和葡萄牙)開始。計劃的主要目的是評估是在社區開展控制高血壓的干預活動是否可導致人群血壓水平的下降,提高對高血壓病人的控制,減少與高血壓有關疾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結果在3059歲人群中,在干預社區,收縮壓和舒張壓男性分別下降了3mmHg2mmHg,女性分別下降了6mmHg3.5mmHg,整個人群的高血壓患者平均血壓水平下降了2倍。1978年,第三個WHO專家委員會對早期的方法學進行了擴展,建議繼續研究原發性高血壓的病因已發展新的一級預防和非藥物治療的方法。WHO指出:高血壓的早期診斷惡化治療是重要的。高血壓一級預防是高血壓治療的自然擴展,包括減少肥胖、限酒和限鹽、增加體育鍛煉等。7080年代,在美國和歐洲開始了許多預防心血管病危險因素和降低心血管病發病率及死亡率的社區試驗,高血壓的控制也側重于整個社區人群的干預。如芬蘭的The NorthKarelia計劃、以色列的CHAD 計劃、美國Kentuckey高血壓控制計劃、Minnesota心臟衛生計劃(MHHP)、Pawtucekt心臟衛生計劃(PHHP)、Stanford五城市計劃(FCP)、德國心血管病預防研究(GCP)等,其中心目的是證實和發展為降低心血管病的公共衛生負擔而進行的干預的效果。結果顯示在社區內開展廣泛的健康教育、人群篩檢及對高血壓患者進行登記和管理,通過社區機構的參與和努力,人群收縮壓和舒張壓凈下降3.8mmHg7.6mmHg。
   
我國高血壓目前的防治現狀呈現三高(發病率高、致殘率高和死亡率高)、三低(知曉率低、服藥率低和控制率低)和三不(不規律服藥、不難受不服藥和不愛用藥)的特點。1969年中國醫科院心血管病研究所率先在首鋼建立了第一個人群防治基地,并堅持至今。隨后,1970年在河北正定縣農村建立了我國農村的心血管病防治點,這標志著我國高血壓社區防治的開始。1984年在天津率先開展了以高血壓為主的社區四病防治規劃,使高血壓的社區防治開始了公共衛生措施的全面實施。90年代以后,在我國八五九五心血管病攻關項目中,流行病學研究幾乎都是人群防治研究。1991年,在北京、上海、長沙等三個城市和北京房山區農村4個點共40余萬人群中開展了大規模的心血管病社區綜合防治研究,定期監測和治療高血壓患者,同時在全人群中實施各種形式健康教育和健康促進活動,促進人群行為和生活方式的改變。干預4年后,人群血壓有凈下降,干預區腦卒中發病率下降21.4%,死亡率下降33.2%,對照社區兩率分別下降6.25%和24.7%,干預措施對降低腦卒中發病率和死亡率效果明顯。19961999年,北京房山區作為國家九五攻關課題原發性高血壓社區綜合防治研究的農村社區,郭艷梅等報道:高血壓患者的血壓水平無論舒張壓還是收縮壓,結局均低于基線。高血壓患病率的變化:干預社區為37.4%,對照社區為39.3%,干預人群比對照人群低4.8%。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的改變:與基線資料相比,結局資料的高血壓三率均高于基線,其中三分之一以上患者采取了藥物治療,5.9%的患者血壓水平得到了控制。高危人群危險因素變化:結局的三種危險因素(血壓偏高、超重和過量飲酒)在人群中所占比例均低于基線水平,分別下降了21.8%、18.9%和2.3%。該研究在中國農村現場再次證實:高血壓雙向策略防治方案具有一定代表性,在農村同樣具有推廣價值。李立明等應用Meta-analysis19701997年各國符合條件的高血壓綜合防治試驗進行了綜合評估得出:社區綜合干預措使人群收縮壓平均下降1.75mmHg,舒張壓平均下降1.45mmHg,在總人群及女性人群引起體重指數平均下降0.24Kg/m20.32Kg/m2,有25.07he 40.45%的高血壓患者得到治療和控制,減少高血壓患病率2.97%,在中國人群可使腦卒中發病率下降133/10萬。結論表明,社區高血壓人群綜合干預措施對降低人群高血壓的危險因素水平、增加高血壓患者的治療率和控制率、降低高血壓和腦卒中患病率均有效果。
   
現在的一致觀點認為:高血壓是遺傳和環境因素相互作用所致的常見病和多發病,所謂高血壓的遺傳是一種可能性而不是必然性。只有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引起高血壓的根本因素。要避免和減少不良生活方式,社區干預是最為有效地途徑,只有根據各地的實際情況,完善社區高血壓的防治組織,制定切實可行的干預措施,并且積極開展工作,強化三級預防的各個環節,才能從根本上遏制高血壓的高發態勢,才能進一步提高高血壓的知曉率、治療率和控制率,大幅度減少并發癥及致殘率、致死率。

腳注信息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7-2027 深圳市頤邦科技有限公司
久久久亚洲精品动漫无码